欢迎您来到湖南崀山游玩度假

首页  >  崀山新闻  >   石林秋韵

石林秋韵

更新时间:2018-11-16 小编:【西散原创】刘天红 0 2998
崀山有石林!秋色中崀山的石林隐在层林尽染的树林中,一片一片脐橙的芬芳里,一片一片的水乡中,近年来随着崀山户外登山驴友不断探索不断开发,其神秘的“面纱”也逐步揭开。说起石林,人人都知道云南十八怪之一的“石头长到云天外”的石林彝族县,也知道那石林,是阿诗玛的故乡。

微信图片_20181110122712

​      崀山有石林!秋色中崀山的石林隐在层林尽染的树林中,一片一片脐橙的芬芳里,一片一片的水乡中,近年来随着崀山户外登山驴友不断探索不断开发,其神秘的“面纱”也逐步揭开。说起石林,人人都知道云南十八怪之一的“石头长到云天外”的石林彝族县,也知道那石林,是阿诗玛的故乡。

崀山的石林位于茶田村的彩石山山上,穿过塘冲江,在一片波光潾潾的山水环绕中,我们一行来到了茶田村,骄阳下,枫红杏黄的秋色中,山中的脐橙金黄点缀,一片丰收的喜悦,只有残留在茶马古道上的驿站与十王殿在风雨飘摇中散落一地黑瓦,远去了鼓角争鸣,懒散了历史记忆;幸好还有诗人老安佝偻着伟岸的身躯,在此点染勾擦,用顺锋、逆锋、聚锋、散锋临摹这一山苍茫的石头,只是他很遗憾说,他无法抓住这山石林的神韵与风采。

我们来到村部,村里冷书记与李主任一起很热情接待了我们,令我们惊讶的是冷书记是女的,在农村基层比较少见,当然冷书记不冷,一如她的微信名骄阳似火。在闲谈中冷书记与村李主任向我们介绍了茶田的风土人情,茶田的许多传说,传说中那二十几口山塘,是七仙女下凡尘洗澡的地方,隐藏在树木中的石林则是仙女们游戏的迷宫小花园;一个不知什么时候飞来的二王殿,传说中是王母派出来守护七仙女的二郎神杨戬。占地十亩,浓郁如盖的千年桂花,传说有缘人能在桂花树下梦见美丽的嫦娥与七仙女,听书记与村主任如数家珍把茶田传说的故事娓娓道来,我们惊叹村书记与主任的博学多才,于他对故乡一山石头的开发的钟情与深情中,我们更惊叹书记村长他们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的执着与信念。他们诉说着这一山石头的狂野与任性,诉说着这一山石头的神韵风采,只是这茶田石林还藏在深山人未识,未能造福一方而遗憾。微信图片_20181110122722

一地美丽的传说让我们一行神往,只想马上对这茶田石林的神秘先睹为快,少事休息,冷书记与李主任担任了我们的向导,陪同我们沿田间小道向石林中走去,石林就在在房后的小山上,目前还只有一条山间小道,穿过浓郁沉香的脐橙园,金色的脐橙点缀,一片芬芳荟萃,石林就在一片柏树林丛中,虽然已是深秋,可柏树林还是一片郁郁葱葱。冷书记说茶田的石林与其它的石林不一样,别的石林都是露天的,而茶田的石林则在树丛中,有养在深闺的感觉,让人不识真面目,也有传说是七仙女洗澡后玩捉迷藏的地方,不想让凡夫俗子看到。

穿过树木,豁然开朗,一片怪石林立,似雨后春笋、层层叠叠、似折似皱、似弯似曲、似林似巷、似缈似飘,似迷似宫,我们怕惊醒睡梦中的七仙女,轻轻的沿着刚刚修葺的一条杂草丛生的小径,过窄窄的通天门,一路欣赏虎哮石,虎哮苍穹,威风凛凛;象鼻石,顽皮的小象用鼻子在拱地,憨态可爱;人字石立于天地,顶天立地;鳄鱼望月石,是想鳄鱼吞月还是想对天发出怒吼;铜墙铁壁照妖石镇压着喜欢兴风作浪偷看七仙女洗澡的河妖;登天梯石是七仙女回天的路;还有石壁上远古图腾,让人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与天造地设;更神奇的还有长在石头上的树木,我们找不到树根从何来,去何处,似飘泊的浮萍,却顽强的生长,翠绿浴滴,让人惊叹生命如此可歌可泣。处处美景,我们迷醉在石林的阡陌深巷,我们留连于藤萝缭绕,只不过与我们一起来的开心的一群小朋友,他们在石头上似猴子一样跳跃与攀爬,捉迷藏,疯狂的尖叫; 还有我们作协中的白马王子海哥变戏法似地从身后拿出一把山菊花,送给了玲,引来了大家的一片惊叫。我想如果郭沫若来到此石林,此情此景会不会也重复一次他的石林打油诗“远看大石头,近看石头大,果然大石头,石头果然大”而偷着再乐一回。微信图片_20181110122727

踏着秋阳,和着秋韵,我们翻过一个山头,两条栩栩如生的双龙连绵起伏,龙角龙身龙眼,石尖为角、石壁为身,石蔓为眼,藤萝为磷,这就是茶田村中守护神双龙迎宾石,是崀山茶田一绝景,传说中有人看见秋雨绵绵中两条巨龙腾飞在山塘戏水,有人说他是与二郎神一起来守护七仙女的,也有人说这双龙是随舜帝南巡来此,更有人说茶田村是神仙的地方,十王殿是纪念十个神仙在此逍遥的。

双龙迎宾石后还有神奇的观音佛龛,空空的,似观音座莲台而离去的佛影,空空的,似观音在普度众生而离去的佛影,佛光迷离,惟妙惟肖,是观音修心修性后留下的佛影,还是万物为空留下的佛迷,是观音普世的莲台,还是观音羽化的留念,我不得而知,也许这一山的灵石,正是观音座下点化的弟子,虔诚的在这守护这一方山水;空空的观音佛龛,让人顿感芸芸众生的渺小,让人在观音佛龛前收敛了随意,收敛了嘻哈,而胆大的虞美人也盘腿学佛,在观音佛龛中打座祈祷,几个男士也有模有样的座了上去,做了一回男观音,引来了我们大家一阵大笑,当然如老纳一般座禅归定的兴哥,微闭双眼,半光着头,一身红衣,倒很有佛的模样。

攀上山顶,微风轻拂,落叶铺满了山径,一脚踩下地是柔柔的,心是温煦的。我停留在一树红枫下,细品七角红枫中遗落的阳光与茶田石林的故事,似点点银珠,闪耀了我的双眼,阳光下远处山峦,红叶点点,黄叶片片,在微风中摇曳,我摘下一片红叶,放在心签中收藏,夕阳下,回首整个茶田山村,似幅巨大的盆景山水画,月色中,我想茶田的石林是否也会 “一醉石林岩下月”,让人在美丽的乡村风景中陶醉。微信图片_20181110122733

作者简介:刘天红,1966年6月出生,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,邵阳市作协会员,新宁县作协会员。自1995年发表处女作《下海的辛酸》至今,已在各类报刊发表散文、诗120余篇,作品散见《中国审计》《文史博览》《西部散文选刊》《独秀峰》《邵阳日报》《邵阳晚报》《东莞日报》《河源日报》《东江晚报》《昭阳文艺》《崀山文艺》《崀山报》《双清报》等媒体,现供职于湖南新宁审计局。微信图片_20181110122737

文章来源:  半亩书舍 

发表评论

提交 验证码: